名課堂-企業管理培訓網

聯系方式

聯系電話:400-8228-121

值班手機:18971071887
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您所在的位置:名課堂>>企業培訓文章

今天,你比賽加班了嗎?

文章類別:人力資源培訓發布時間:2020年8月10日點擊量:

【作者: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“燃財經”(ID:rancaijing),作者:燃財經工作室。每天一篇深度報道,重新定義創新經濟?!?/p>

最近,你加班了嗎?

日前,一則華為、阿里員工跳槽到微軟,因經常“比賽加班”遭內部抵制的消息引發輿論爭議。雖然后續有匿名用戶發帖進行了辟謠,但事實上爭議的內核是,不止華為、阿里,國內互聯網圈一直盛行著一種統一的文化——加班文化,大家對加班制度及加班文化的討論也從未停止過。

劉強東曾在朋友圈發文表示,“混日子的不是我兄弟”;馬云一句“能夠996是修來的福報”更是招黑無數;每一位互聯網人在自嘲“996(早9點上班、晚9點下班,每周工作6天)”、“007(從0點到0點,一周7天不休息,俗稱24小時工作制)”時,內心不免泛出一絲酸楚。

本期小酒館,我們以“今天,你比賽加班了嗎”為話題,采訪了6位有加班故事的互聯網從業者。他們中有人從不理解“無效加班”,到被迫參與“行為表演”,有的想要拼事業選擇接受階段性007,有的則把加班當成了晚回家、逃避家庭責任的一種手段,有人甚至因為過度加班患上了焦慮癥。他們的掙扎和困境,是每一位互聯網人的縮影。

因為長期加班,我得了中度焦慮癥

李想 | 廣告平面設計師 25歲

這要追溯到2018年11月,我當時入職的是一家小型廣告公司,全公司大概40多人。我是做平面設計的,整個公司基本上就靠我們部門出活兒,要不然沒法掙錢。

我們本來有四個設計,我去了以后有一個人離職了,設計只剩下三個,老板為了壓縮成本不愿意多雇人,我們就是一個人干兩個人的活,每個月的加班平均時長在60小時以上。

我們每個月都要填寫加班表,總結加班時長,但沒有加班費,只是倒休而已。但倒休也不是想休就能休,必須得等到工作不是很忙、手里沒什么活的時候。其實這就是老板畫的大餅,因為我們手上永遠都有工作,很難有倒休的機會。我基本沒有周末,沒有任何私人生活,除了工作就是工作。

設計這行,加班是常態,再加上是乙方,可以說是要無止境地滿足甲方的要求。甲方隨時打電話過來,你就必須得改,甚至針對一個細節修改上百遍,直到甲方滿意為止。我又是很想把事情做好的人,別人的要求是80分,我給自己提的要求是做到90分,壓力就更大了。

領導也經常給我們挖坑,可以說,有三分之一的加班其實都是在做無用功。比如,有一次我已經把圖做完了,我領導說尺寸不對。尺寸不應該是最先確定的事情么,結果因為領導的問題,我不得不重新返工,而且最后的黑鍋也是我背。

就這樣高負荷地運轉了半年多,到了2019年5月份,我直接“倒”在了工作崗位上。當時我一個人負責一個很大的項目,老板要求盡快出來,那時的五一假期加上后來的幾天,八天里我只休了一天,其他時間都是在通宵加班中度過。

到了5月9號,我明顯感覺非常疲勞、焦慮、精神緊張,再加上那一陣子有親人去世,心情不好,整個人狀態非常糟糕。我清楚地記得當天晚上7點多,我在加班作圖,兩個領導坐在旁邊盯著我趕工作進度。我做著做著就感覺不對勁,心慌、胸悶、呼吸困難、兩眼發黑、四肢無力,有種瀕死的感覺。

我對領導說“我不行了,要回家”,回家路上情況更嚴重了。當晚大概10點左右被送到北醫三院急診,情況才緩下來。之后整個5月份,我基本下不了床,走不了路,吃不了飯,說話也是氣聲,十幾天的時間瘦了20斤。

周圍的朋友包括我自己都以為是心臟病,后來才被確診為中度焦慮癥。醫生開了一大堆藥,這些藥都有很強的副作用,到現在我的睡眠也成問題。

因為另外兩個同事的工作強度和我一樣,但是他們沒有得病,當時我更多地把原因歸結在自己身上,也就沒有找公司算什么工傷,而且因為是熟人介紹的工作,突然離職面子也抹不開。沒想到一個多月后,我回去繼續工作,不久后就因為加不了班、被公司委婉“辭退”了。

我現在在找工作,目前的狀態沒有辦法加班,但設計師一般都是要加班的,我轉行也不知道轉到哪里。

我年輕,間斷性996、007還能承受

小斌 | 影視公司編導 24歲

從去年11月開始,我在一家影視公司做編導,至今八個多月里,加班是常態。我們這行,基本都是跟著項目走,趕項目的時候接近“007”,甚至是00N,N可以無限延長,沒日沒夜。

經常半夜還出去跟甲方開會、磨方案,凌晨一兩點下班算早了,趕著北京的早高峰下班是常有的事,回家洗漱一下,還是得當天十點多到公司。有幾次,我都懶得回家,直接在公司趴一會,起來繼續工作。

最難熬的是今年3月中旬到5月初這段時間,公司接了做疫情期間紀錄片的項目,最初是我和一個同事一起折騰了二十來天,我都是凌晨兩三點下班,早上十點上班,同事是基本睡公司,早上回家喂一下貓、洗個澡,回去接著干。

交了初稿后,甲方極為不滿意,講了一堆方法論,讓我們接著“擼起袖子加油干”,但又沒給出實質性的方向和建議。說白了,甲方也不知道想要什么。第二稿,公司里兩位資歷最深的老師也下場一起做了。連軸轉了十來天,甲方還是不滿意,直到我們交出第四稿,甲方直接不讓我們做了,另外找了一個團隊繼續做。

就這一個項目,我前前后后一個多月沒怎么休息,平均每天至少工作18個小時,每次交片的前一兩天基本得通宵盯著,接這個項目的后期公司,剪輯老師都換了三個。說實話,這對我打擊挺大的,不夸張的說都留下心理陰影了。

我們公司加班,基本沒有福利,只管晚飯和報銷下班打車車費,工資方面看老板心情酌情會給一點表示。其實談不上被迫加班,應該說是職業使然吧,追著項目走,加班總是難免的。只要加班是有目的、有必要、可以做出東西的,我都還能接受。

我現在還年輕,還在積累工作經驗拼事業的階段,間斷性996、007式加班,還能承受得住,關鍵看能學到什么,薪資多一點少一點無所謂。但再過個三五年,如果結婚成家了,可能要考慮另一半的意見,我現在的女朋友就不太能接受我老是加班。

嘗試表演“加班婊”結果被自己惡心到

后廠村的小飛機 | 某K12在線教育機構運營 23歲

我在某知名K12在線教育機構做運營,前段時間爆料的辦公室“搭帳篷”事件主角就是我司。我們部門加班沒那么嚴重,正常加班,我是能接受的,但不巧碰到了一個奇葩領導,他特別喜歡表演加班,于是我只好接著“表演”。

有一次,我明明很早就完成了任務,在公司把文件交給了他。但是等到第二天早上,我起床一看手機,發現他凌晨1點才轉發文件到工作組群里,還有同事跟他互動。當時我內心毫無波瀾,甚至有點想笑。

我在職期間,公司上下班時間往前提了兩個小時,我不喜歡無意義加班,做完工作就準點回家了。第二天早上到公司,領導顯得很不高興,還跟我說“不要早退”。我才知道,敢情只有上班時間提前了,晚上還是要加班,這不就是變相延長我們工作時間嗎?

于是我逐漸變成“老油條”,有時吃完飯會和同事在樓下遛一個小時彎再回去,也學會了適當“摸魚”,比如花一下午寫一個40字的文案。

有一天下班,大概是晚上11點多,我突發奇想發了一條“雞血”朋友圈:“今天也是努力奮斗的一天!”定位是公司大樓,還設置了僅我的兩個領導可見。剛發出去沒多久,兩個領導紛紛給我點贊,只是點贊,也沒評論“辛苦你了”、“以后早點回家”之類的客套話。

之后,我強忍著對自己的鄙夷之心,又發了幾次“雞血”朋友圈,明顯感到領導看我的眼神都比以前多了幾分贊賞,大有“我是個可塑之才”的意思,對我的態度也比其他同事好。

雖然嘗到了甜頭,但我還是打心底里討厭這種“加班婊”行為。我本來挺會來事兒的,如果繼續表演下去,領導肯定會更看重我,但上個月我離職了。表演讓人心累,何必呢?我們基層員工拼死拼活工作,被按頭加班就算了,還要花式表演,只是為了讓公司股價漲一點,讓領導多分點期權套現、多買一套房,我們又能得到什么?現在我找到另一份工作,雖然還是很忙,但不用表演。

領導定了不合理的KPI 不得不主動加班完成

趙照 | 某一線教培機構老師 25歲

我們公司是一家高等院校旗下的教育培訓機構,算是半國企性質。按說這種公司應該不會加班吧,但是我們因為各種很奇葩的理由被迫加班。比如定高KPI,但是匹配的資源和人力根本達不到,員工為了生存,代價就是只能加班,說到底還是我們太負責任。

公司會給老師定KPI,某次考試的平均分要達到某個標準,但其實學生的水平根本達不到,那怎么辦,只能老師主動額外增加課時。當然沒有人強迫你加班,但是一旦你不完成KPI,就只能拎包走人。當時最狠的一次,我一天上了六節課,從早上六點鐘一直上到晚上九點鐘,最后在公交車上睡著了,直接坐過站。

我辛辛苦苦賺的額外課時費,公司還以各種名義不給發放,最后竟然直接把每個老師的課時都提高了,這樣一來,也就不存在什么額外課時費了。

疫情期間,我們的課程被迫暫停了,為了生計,公司接了一個替某國際學校編寫教材的項目。這種工作不應該由我們老師來做,但領導說現在經營不是很好,必須得硬著頭皮上。而且領導和人力什么支持都沒有提供,我一個什么都不會的人不得不開始從零開始學調研、編輯、排版等。領導也一天一個想法,我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時間內做到又快又好,那就只能加班干。

我們的工作時間是早上八點到晚上五點,但我因為這個項目必須每天加班,基本上都是夜里十點多才能離開辦公室,周六日也不休息。

我周圍不少朋友其實也都在消耗生命式地加班。真正剖析加班這個問題,不只是討伐一兩個公司那么簡單,我們現在社會發展過快,肯定是要付出代價的。公司為了提高效率壓縮成本,不考慮增加人手或是改進管理機制、提高效率,而是壓榨員工,我實在沒辦法認同。

早下班一定會被罵 就算什么都不干,也不能第一個走

范晨 | 某互聯網公司技術運維 24歲

我們的上班時間是朝九晚六,但基本上每天都不能準時下班。一到下班點,老板就要把我們喊到辦公室開小會,內容大多和公司業務無關,主要以職場培訓為主。每次都會娓娓道來她年輕時候的職場經歷,每次都是新的版本,結束之后,還讓我們回家好好自我反思和消化。

除了“被迫”接受培訓之外,有時候加班是為了寫日報和周報,總之,早下班是一定會被罵的,所以就算什么都不干,也不能第一個走。

在職場上想要拿到高工資,應該是努力提高個人能力和價值,讓自己成為職場中不可替代的人,工資自然會漲。反之,如果指望靠瘋狂加班得來的加班補貼費來沖高工資,是沒有任何意義的。

如果喜歡干這份工作,花費更多的時間是應該的,如果不喜歡干,還被公司各種壓榨,我覺得,那就干脆辭職好了?,F在很多年輕人因為加班而辭職,多數都是遇到了這種情況。我在這家公司三年了,也習慣了,我安慰自己,是我自己拖延癥犯了才需要加班。但事實上,我的工作內容并不復雜,主要負責一些數據維護和簡單的運營對接。

大概是我還年輕,加班這件事,目前還沒有影響到我的身體健康。

我不爽無效加班 但改變不了,也沒有勇氣離開

妮妮 | 電商公司市場 30歲

我工作的兩家公司都是常態化加班,我真的想不明白為什么大家明明沒有工作還要免費加班。

我去年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,當時公司遭遇了史上最嚴重的一次公關危機,受到了來自海外媒體的指控。最初公司沒有太當回事,結果是愈演愈烈,整個部門都身在危機公關處理的一線。

但這不是一個部門就能挽回的,涉及到所有高層,甚至是CEO,相關人員加班就算了,所有不相關的、不管有沒有工作的員工都要陪著、熬著,連續半個月,每天凌晨一兩點下班,這就讓人無法理解了。

平時也沒有休息時間,包括周末都是24小時待命,整個人的神經長期緊繃,即便前一天熬到后半夜,第二天早上8點也一定要打開手機看看有沒有需要處理的工作。

我當時的領導是個上了年紀的女性,她原本身體就不舒服,那段時間的長期加班加速了她身體的虛弱,那段時間結束后她做了場手術。

現公司雖然加班沒有這么狠,但仍然有很多我不能接受的無效加班,而且加班的原因很“純粹”,就是因為領導沒走,我們就不能走,為了加班而加班,干耗著也沒有產出。

公司沒有強制規定,就是一種“默認”,員工在那種氛圍下走不了,雖然多數人內心都是掙扎的,但很少有人做出什么舉動或者敢直接走人。

我觀察到有兩類人是特殊的。一類是初入職場的人,什么都不怕,你要求他加班、他不爽就走人。另一類是一些80后男性,他們加班更多是為了逃避家庭責任,躲開家里的老婆孩子,還能順便給老板一個好印象,加班對于他們來說是一種解脫。

但是像我這種在北京只有5年工作經驗的職場人,要考慮方方面面,不敢輕易跳槽,反正別人不走,我真的不敢走。

這就是職場上的道德綁架,以加班量來衡量你對這家公司的忠誠度或是貢獻度。員工的心理是,即便我對公司沒做什么,但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。其實,上面的老板是看結果的,如果你做不出結果,他會否定你所有的辛苦。

現在加班半小時都很正常了,最開始我也抵觸,但慢慢就接受了,因為我改變不了,也沒有勇氣離開,而且永遠沒有完美的公司。

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李想、小斌、范晨、后廠村的小飛機、趙照、妮妮為化名。

企業管理培訓分類導航

企業培訓公開課日歷

企業培訓熱點城市導航

名課堂培訓講師團隊

方南-企業培訓師
方南老師

名課堂特聘專業講師,高績效管理/領導模式研究專家,實戰派營銷專家高級講師,清華大學研修班特約講師,國...

李鐵華-企業培訓師
李鐵華老師

名課堂特聘生產管理培訓師,中國管理研究院精益生產研究所所長,香港培訓認證中心、國際資格認證中心特約高...

羅樹忠-企業培訓師
羅樹忠老師

羅樹忠老師 銀行高端客戶運營與管理專家 風險投資人 北大商業領袖國學班導師 中行、農行個人財富中心教...

人力資源培訓精品內訓課程

人力資源培訓推薦公開課

人力資源培訓熱門關鍵字

江苏快3开奖结果 号码